她天生媚骨_啃大瓜

书名:她天生媚骨

作者:啃大瓜

文案

貌美人娇口嫌体直罪臣女 x qiáng取豪夺帝王心术皇帝

楚嫣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经厂库大火的那一日,因为从那一日起,她从金尊玉贵的侯门女,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风尘客。

周游仕宦,长袖善舞,成安侯府的世子,龙鱼卫指挥使,新科状元,是他的恩客,也是她的仇雠。

然而楚嫣的最后攀到的高枝,是九重高阙的帝王。

几乎所有人都在心底等待着她一朝见弃,登高跌重——

而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立在她身侧,于万人之上予她唯一的恩荣和尊宠。

1v1,he哦~

本文架空,欢迎入坑,坑品保证,绝对亲妈O(∩_∩)O~

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复仇nüè渣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楚嫣,李元休 ┃ 配角:刘符生,杨荣,张朝元 ┃ 其它:

第一章

长安都,一条发自西山的泉水夹城而过,而泉水流经的小翁山,便素来是达官显贵的别院园林之地,大大小小的园林不知凡几。

而其中建得最高,最惹人注意的,还要属联璧阁了。

联璧阁之所以称作“联璧”是因为有双阁东西对立,jiāo相辉映,而且这个阁子苔藓斑驳,藤蔓纷披,古意森森,特别美妙的地方在于若是月半中天的时候,月光会挥洒在两个阁子之间的一汪池塘之中,好像一个爵杯,倒映月光,正应了那句“月光长照金樽里”。

chūn正好,那满山的杨花轻轻落尽,惟有一朵蹁跹流连,迟迟不肯落下,随着微风chuī进了阁子里,正落在chūn榻上的睡美人身上。

只见榻上这美人凤钗半卸,珠环耳边低挂,薄衾落在地上,身上只有一袭绿罗纱,显然正在chūn睡。

她梦中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竟“嘤咛”一声,转过了头来。但见容色晶莹如玉,娇妍妩媚,如新月生晕,柔情绰态,不可方物。

侍女白芷悄悄关上窗子,见此情景,也不由自主看得呆住了,直到榻上的女子悠悠转醒,模糊唤了一声,方才急忙上前服侍。

楚嫣刚刚睡起,双颊至颈,竟有一层薄薄的红晕。也不坐在梳妆台上,只将钗梳取下,松松绾了一个堕马髻,又唤白芷将窗户打开,意态安闲,凝视远方,仿佛意有所思。

“小姐——”白芷给她披上衫子,又递了一碗茶:“大长公主家的那个纨绔,又来了。”

楚嫣两道chūn山似的眉毛轻轻一挑,白芷就道:“夫人……婢子这不是改不了口吗?”

“改不了也得改,你要记住,”楚嫣把玩着手上的羊脂玉棋子,“早已没有南安侯家的小姐,只有长平侯府的夫人。”

白芷想到什么,眼中泪意一闪而过。

已经三年多了,但那场惊天巨变仍然还存有余震,百年煊赫的南安侯府,因谋反之罪抄家问斩,一家三百多口人,男丁尽数被斩,女眷流放,若不是御史大夫赵安国当庭质辩,以《经国大典》中“罪不及出嫁女”一条驳倒百官,那已嫁作长平侯夫人的南安侯府嫡幼女楚嫣,也当在流放之列。

长平侯垂垂老矣,楚嫣尽心竭力服侍汤药,然而不到两月还是撒手西归,侯府子嗣不旺盛,世子早亡,有两个庶子,但身份低微,最后承爵的是老侯爷的嫡孙,年方八岁。

老侯爷死后,楚嫣就搬出侯府,在翁山联璧阁中独居。当然这独居的日子并不是门庭冷落,相反,一直是众客盈门,络绎不绝。

比如说眼前耐着性子等了两个时辰只求一见的刘符生,便是永穆大长公主的嫡亲孙儿,自从在清芬楼上见到楚嫣容貌,便色授魂与,神魂颠倒,每日如同狮子滚绣球一般,使尽浑身解数只求美人一顾。

“叫他进来吧。”楚嫣将棋子抛进了棋篓之中。

刘符生探头探脑地从帷幔后进来,一见到坐在榻上刚刚睡起来的楚嫣,眼睛里就露出了惊艳和yín、糜的光来,就像饿láng盯上了一口肥肉一般,偏偏楚嫣恍若未觉,反而莞尔一笑,伸手唤他过来。

刘符生受宠若惊地走过去,见到楚嫣半卧在榻上,黛眉开娇横远岫,绿鬓淳浓染着chūn烟的味道,衣衫的扣子也没有扣好,而脚上的绫罗白袜也只穿了一只,还有一只牛rǔ一样白皙的玉笋苞芽搭在脚踏上。

他亟不可待地将玉袜和丝履捧起来,跪在地上一步步趋近了,眼中只看得到一片白生生,却不妨被楚嫣一脚踩在肩膀上,仰头摔了个大马哈。

“哎呦,我的娇娇,”刘符生故意在地上转了几圈,果然听得美人大笑,“你就别拿我取乐了,你符生哥哥每日里辗转反侧寤寐思服,只求你的一片芳心……”

“呸!”楚嫣啐了一口,娇媚的脸上露出半真半假的恼色和戏谑:“什么符生哥哥?你奶奶永穆大长公主,按辈分是我家侯爷的姑母,你母亲成安侯夫人当与我平辈,你就乖乖当我的侄儿吧,还不快端茶倒水,服侍你婶娘?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她追医圣那些年_痕九 下一篇:女相与_长沟落月

推荐阅读: 同人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