诱妻(破镜重圆)_妙一

==================

书名:诱妻(破镜重圆)

男猪版文案:

与前妻和离之后——

第一年,晋王周牧禹想,也许哄一哄,这娘们就乖乖回来了;

第二年,晋王周牧禹想,怎么还是哄不回来,要崩溃……

第三年,晋王周牧禹……作死做活,他人已经疯了!

女猪版文案:

数年之前——

她是江南首富之女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却唯独得不到他的心;

他则是家庭四壁的清高学子,凄风楚雨,穷困潦倒,是人人轻贱看不起的“私生子”。

顾家老父亲爱女如命,见不得自家的掌上明珠为男人伤心欲碎,于是,连威带胁,qiángbī着这男人做顾家的上女婿。

于是乎,这场婚姻,注定便不是个好的开场……

终于,两人和离后,他成了晋王,身世大白,一朝鲤鱼翻身,成了龙中龙。

而她,却沦落为市井粗妇,为五斗米而折腰。

好吧,既如此,当爱已成往事,该忘的也忘了,顾铮也不妄想高攀这身娇肉贵的“王爷前夫”。

她打定了主意,本想带着孩子好好过活,和这男人老死不相往来,可是……

这每日里作死做活的前夫,偏偏就不想放过她怎么办?

——

在线急:求摆脱前夫纠缠的一百种方式……

——

【一句话:nüè妻一时慡,追妻火葬场】

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破镜重圆 甜文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顾铮,周牧禹 ┃ 配角:关承宣 ┃ 其它:请帮忙收藏新坑古言《玩宠》

==================

第1章 一别两宽

汴京城。

二月,chūn寒料峭,烟雨濛濛。

一丝丝斜风chuī着京都城巷在屋檐各角挑起的茶寮酒幌子。

行人撑着油纸伞,手裹进袖兜,嘴里嘟嘟哝哝的。“唉哟喂!真冷!冷死我了!这天什么时候才会出太阳!”

顾铮起了个大早。

利利落落对镜盘发,描眉,涂胭脂。

她原是江南首富顾家的千金美娇娘,从出生,含着金汤匙,十指不沾阳chūn水,而今,岁月的艰辛磨难,千金小姐也是要讨生活养家的。

岁月bī她成长,让她遗忘……

那些战乱流离之苦,和丈夫的离异之痛,情情爱爱……

如今,都像一粒微尘,在她美丽平静的眼波,惊不起一丝涟漪。

京都内城不远的一处小巷,她在那儿开了家糕饼铺。小本蝇头生意,没什么大利润可赚,再要像曾经所住江南那么风光肆意也不可能。不过,即使这样,在这个地儿做生意,一除能言善道,而也离不了勤劳。匆忙在家扒拉两口稀饭与馒头,就赶上了铺。

一伙计道:“嘿!顾老板,你来得正好,这新研究的桂花糕刚刚蒸出笼子,您尝尝看,会不会做得太甜腻?”

最近桂花糕热卖,顾铮边笑边从伙计盘里捻了一块,入嘴里,细细品尝:“嗯!这刚刚好,糯米粉,糖,桂花,水,这比例调配得也合适,就这样做……”

“得!”

伙计肩搭着白布巾,朝满是蒸笼热烟的厨房方向吆喝:“顾老板说了,这比例合适,咱们就这么着做糕吧!”

顾铮嘴角翘起了笑。她这铺子门面三间,一间是后厨,一间是客堂、供客人喝茶歇脚,还有一间,则是对客人陈列糕点卖的,规整得有模有样,gāngān净净,亮亮堂堂。以及,满铺子都是甜得发腻的糕点香。

顾铮走向柜台,正准备拿起小本子拨算珠盘账。

“哎哟喂!晋王爷!小店真是太太荣幸了!难得如此天气王爷您也照常光顾,今儿,王爷是准备带什么点心上路?您吩咐一声,小的们赶紧为王爷您打包……”

铺前,蒙蒙细雨中,一顶华盖轿子轻轻停在门口外面。轿顶四角坠佩玉流苏,一看贵气十足。

顾铮抬头,轻眯起眼,表情变得有些恍惚。

伙计们的招呼声,谄笑恭迎声,如天神驾临般的恭敬、肃然与紧张。

轿中男人自是早下了轿,云头黑靴首先触地,接着绣有海水龙纹、寓意彰显皇子身份的暗紫袍角在微风轻轻掀扬。

有随从给他撑伞。那伞绣着淡雅清远的山水写意图。

男人走近门口时,修身玉立,戴玉冠,风神秀雅,清贵难言。

身背后斜斜的细雨丝给他布着景,乍看,如同一副挂在墙上的绝世美男图。

“不碍什么样的点心,给我包两样即可……”声音如同雨洗。

而这个“我”字,十分醒目惊人,他没有说“本王”,口气平淡地,仿佛是一纯粹过路客人,因早上匆匆,要急着赶路,便捎带两样点心边赶路边吃。

一阵七手八脚、却又不见乱中出错的忙碌,又过了一会儿,他要的东西伙计们肃然恭敬包好,是两块玫瑰苏,并一块山药红枣糕,俱用一个jīng致、绘着细细碎花纹的小方盒子装着,上面用粉色绸带认认真真打了一个蝴蝶结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教主总是在追我_烟迟 下一篇:陛下心中有个白月光_不吃糖包

推荐阅读: 同人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