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旨跋扈_龙七潜【完结】

  [穿越重生] 《奉旨跋扈》作者:龙七潜

  文案:

  本朝天子有个秘密。几乎没人知道,白天的他和晚上的他不一样。

  这一年皇后被废,幽禁冷宫,新后选中老翰林孙女焦娇,圣旨宣出——

  白天的圣上:又一枚无辜被卷入的棋子。朕会尽量宽容,只要她懂事。

  晚上的圣上:呵,胆敢野心肖想朕者,赐死!

  一个月后。

  白天的圣上:可爱,想……朕怎么流鼻血了,来人!

  晚上的圣上:哼,胆敢勾引撩拨朕者,赐死!

  两个月后。

  白天的圣上:不行,朕不能让娇娇知道朕有马甲,她会害怕。

  晚上的圣上:不过是个女人,吓死了就换下一……女人,你敢跑一个试试?赐死你全家哦。

  半年后。

  白天的圣上:竟然还有不长眼的敢欺负皇后,来人,拿玉玺!朕要亲手盖一打空白圣旨——给朕的娇娇。

  晚上的圣上:搓手手~不行,朕得想办法让娇娇小可爱喜欢上朕。

  总之就是男主白天温柔撩人,入夜超凶在线杀人,疯狂在要崩不崩边缘反复横跳,我坑我自己,我杀我自己,我为自己圆场补锅……男主真实心声:朕很累。

  内容标签: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焦娇,景元帝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第1章 准皇后很烦恼

  一朝皇后,会过怎样的日子?

  焦娇不知道。可能颐指气使,气焰嚣张,随心所欲;可能端庄贤良,温柔淑雅,大度随性;可能郁郁寡欢,处处忍让,结局凄惨……太多太多可能性,来自现代的她想象不了,每每思绪浮动,脑海里闪现的都是经典影视剧里的一帖帖画面。

  皇后是什么样子,她不知道,皇后要怎么当,她更不知道。

  尖锐蝉鸣起伏催促,魔音穿耳,挟着热浪的风一阵阵往身上扑,扑到你浑身是汗仍不知收敛,无礼嚣张的理所当然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,小巧香篆撞上更小巧的香铲,形状完美的一炉好香就此崩裂。

  焦娇眼神暗下来,樱粉唇瓣紧紧绷起,死死盯着这炉没制好的香,总之,就是她干不来的活儿!

  手一甩,飘逸宽敞的袖子划出大大的弧线,其狂野张扬放纵恣意完全不是大家闺秀应有的仪态——

  焦娇闭了闭眼睛,深呼吸,轻轻的,优雅的捋着袖子,一一摆好香具:“甘露,拿文房四宝。”

  声音比动作更优雅。

  丫鬟甘露有些迟疑:“现在咱们在车里……”

  焦娇面无表情:“拿。”

  生活越是浮躁,内心就越要坚定,看不到未来,就先看清眼前。

  熟悉的白色宣纸铺上桌,毛笔沾满了墨,手腕微悬,横竖撇捺的笔画缓缓陈列其上,像是一个排列组合的奇迹,字体成形的过程就是坦诚倾诉的过程,每一笔和每一笔都不一样,是过去的你,也是现在的你。

  慢慢的,耳边静下去了,再听不到蝉鸣,也忘记了风声,小小的马车车厢也不再是禁锢,一颗心渐渐安静下来。

  焦娇不喜欢这里,一个史书里不存在的古代封建男权社会,处处和她格格不入,她不习惯,也习惯不了。突然穿到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,小姑娘还死得不明不白,好像被吓死的?就因为当了个皇后?

  她能感觉到前身遗留下来的委屈不甘,她也委屈,也不甘,就……凭什么?凭什么她要来到这种鬼地方,面对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还要解决?可……人得认命,一个多月的时间,足够她思考很多,尝试很多,接受很多,走不了,就只能努力活下去,照这个时代的规则活下去。

  不知道怎么活,不知道想要什么,就去找。

  无论如何,她焦娇来到这里,不是来受委屈的!

  一篇大字写完,胸口浊气尽去,连带着外面的风景都顺眼了很多。

  “小姐,该下车了。”

  焦娇扶着甘露的手下了车。

  一年前,太后病逝,半年前,中宫皇后被废,后宫传言讳莫如深,朝中言语未定,一个多月前,圣旨传到老翰林焦厚炎家,新后选中其孙女焦娇,朝野上下顿时气氛微妙。

  祖父已经告老,父亲官职未到次次朝会皆可参加的地步,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焦娇不知道,对那位天子的想法,更是一无所知。说看重吧,宫里并没有带来多少问候,有几次她被打扰,天子一声没哼,就像不知道一样,说无视吧,也并不,偶尔天子会让人传旨兼送礼物,还特别高调,送进焦家的聘礼也是精挑细选非常贵重,一看就是有意护短……

  焦娇看了眼四外:“祖父在哪里?”

  甘露指了个方向,地段不错,安静开阔又荫凉:“小姐身份不一样,家里分到的地方也不一样……”

  焦娇微微点头:“随我过去请个安。”

  话音里有些许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自嘲。

  准皇后么,身份地位当然不一样。帝后大婚不比寻常人家,不是下旨定个人娶进来就完事了,皇后必须得有匹配的上的尊贵,一应流程很多,一个多月前下旨,距离正经婚期其实还有大半年,不尊贵对待着,是打谁的脸?焦家?不,是天子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我把王爷当白月光替身之后_发电姬【完结】 下一篇:陪你疯狂,陪你闹_邱缦语【完结】

推荐阅读: 同人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