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任当丞相了_桑狸【完结】

  [古装迷情] 《前任当丞相了》作者:桑狸

  文案

  破镜重圆+双向暗恋

  文旌(jīng)归来后,任遥决心只与他做兄妹,绝不再越雷池一步。

  未料,流放北疆三年,如今风光拜相的文旌早已不是当年温润谦和的翩翩公子。

  他大权总揽,手段阴戾狠决,曾在一夜间下令连抄长安百余名勋贵的家,杀伐果决到令人瑟瑟发抖。

  任遥有些心虚,有些害怕。

  因当年他们的那一段荒唐往事若要认真论起来,好像是……她始乱终弃了文旌。

  ……

  小剧场

  文旌深情款款地凝着任遥,温声问:“阿遥,你可愿意嫁给我?”

  任遥木然看着他,不说话。

  文旌箍住她的腰,极温柔地为她拢过鬓间碎发,柔声道:“你若不想说话,那便以点头摇头来答。若愿意便点头,若不愿便摇头。都随你,我绝不强求。”

  任遥咬了咬后槽牙,眼角余光瞥了下横在自己颈侧的剑……

  不强求……他是不强求,他只是拿剑架在她脖子上而已……

  她敢摇头吗?剑光寒凛,稳稳架在侧颈,一摇头脖子不就被削成两截了……
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甜文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任遥,文旌jīng(南弦)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第1章 故人

  嘉道三年,京都荒寒,风雪骤歇。

 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阴冷,风刮到身上,如刀如刃,森寒入骨。

  因昨夜那场风雪实在太大,把任府后院的一棵新长成的梅花树吹倒了,因这梅花树是贵人亲手所植,下人们不敢慢待,一早回禀了任府的大公子任瑾。

  管家亲自引路,引着大公子过来看。

  梅花树整棵歪倒,还连带出了大半的根须都露在了土外,满枝桠的殷红花瓣零落了一地,地上积雪未融,两相映衬,颇有些胭脂残雪的意味。

  任瑾扶着狐毛大氅站在风口里看了一阵儿,沉默良久,才道:“让花匠来看看,试着重新栽种,看能不能活。”

  围侍在侧的下人里有几个年轻的,才进府没多时,不晓得其中隐情。

  只偷偷交换眼神,心道,这任府可是长安头一号的商人巨贾,日进斗金,富可敌国。府中更是什么名贵的琼枝花草没有,不过一棵没什么稀奇的梅花树,倒了就倒了,拿出去扔了就是,还得专让花匠来看,这一看,花的心思、费的钱财只怕再另购十几棵梅花树都够了。

  可想归想,谁也不敢说出来。

  仆人带着花匠来了,任瑾往后站了站,给上前查看的花匠腾出地方,花匠仔细看了看,朝任瑾躬身道:“公子,这树倒了一夜,根都被冻坏了,不太好救……”

  任家大公子出了名的温和宽厚,体恤下人,听他这样说,也不多做为难,只是目光深凝地看着那棵树,道:“你尽量救,若是救不过来权当天意。”

  花匠应下,任瑾转身走了,管家紧跟在他后面,叹道:“三年多了,好容易长到两丈多高,说倒就倒,可惜了二公子也没能来看看……话说回来,二公子回京也有两个月了吧,他怎么也不回家啊?”

  任瑾脚步微顿,棉靴踩到未来得及清扫的雪堆上,绵雪松润,咯吱咯吱响,衬得这庭院越发悄寂。

  他默了默,眉宇间如笼着一团烟雾,看不分明是何情绪,道:“兴许是忙,南弦……今时不同往日了。”他回身看了眼管家:“你只管吩咐下人把南弦住过的院子收拾出来,每日燃他喜欢的熏香,兴许等他忙完了就回来了,咱们再好好地给他接风。”

  管家应下,道:“早就收拾好了,老爷那边也吩咐了好多遍了……”他数算着日子,想起府里这些日子里里外外围着那个小院子忙活,不免有些忿忿:“就算是当了丞相,不至于连回趟家的功夫都没有吧……满朝那么多一品大员,难道各个都忙得连家门都不进?”

  他将话说到此,突然想起什么,靠近任瑾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大公子,您说……二公子会不会因为小姐的事记恨咱们家了?当初小姐对他也是够绝情的……”

  管家曾曦是自任老爷微时便跟在他身边的,在下人面前的体面威望自不必说,他看着府里三位公子小姐长大,谁也没拿他当仆人,平日里都是曾叔的叫着。再加上任家并非官宦门第,没有那么多琐碎规矩,管家偶尔议论几句主人家的事,谁也不会挑他的理。

  更何况还是对着这个脾气顶好、温润和煦的任家大公子。

  任瑾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别再提了。再者说,什么咱们家?南弦也是咱们家的人,谁也不准把他外出去,以后你说话得注意点。”他的声音一贯平波无漪,可到了最后却平添几分严厉的意味。

  曾曦难得见任瑾冷下脸跟他说话,又自忖刚才确实是失言了,忙恭谨道:“是,是老奴说错话了。”

  两人走过丈室,穿过一条抄手廊,快要出院子了,任瑾突然想起什么,随口问:“小姐呢?怎么这大半天院子里清静得很,她出门了?”

  曾曦目光闪烁,陡然生出几分慌乱,抹了抹自己的绸袖,含糊道:“没见出门……兴许是天冷了,不愿意出来闹腾了吧……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嫁给短命夫后以钱洗面[穿书]_东唯/提胆野行【完结】 下一篇:我把王爷当白月光替身之后_发电姬【完结】

推荐阅读: 同人小说